催眠<01>

我的天啊,好久不见

karroy苏:

<脑洞无关真人>


<铺垫较长谨慎入坑>


<我真的忙出屎不定时更新,所以谨慎入坑>


 <BGM:王俊凯-《树读》>


 


01)


齐放起了个大早,洗了澡,换了衣服,整理了头发,把自己弄得人模狗样的,然后开车去了机场。


今天他这么隆重,纯粹是为了接一个人,自己那许久未见的好哥们儿王俊凯就要从国外回来了,虽然前些日子自己才从那边回来,但是对于这位哥们儿,齐放可不敢怠慢。


七年前王俊凯被父母带出国,便一直没有音讯。齐放不知道王俊凯是怎么找到他的联系方式,接通电话的那一刻齐放还在想会不会是诈骗,毕竟王俊凯从来没有向那么小心翼翼地跟自己说过话,而后两人发现都在一个国家,也就时不时约出来聚一聚,关系渐好。


高中的时候两人是前后桌,王俊凯成绩好,他就总是抄他作业,有时候王俊凯也会提醒他改几个答案,毕竟一模一样的东西,交上去立刻就会穿帮。


王俊凯是全班前三,他就借着这位好哥们的光稳居上游线,尖子那一团,他是不指望的。


如今王俊凯也要回国了,齐放心想我现在是地头蛇了,你回来之后还不得兄弟帮你一把?想想就爽。


 


航班没有延误,齐放提前了半个小时到机场,看见王俊凯从里面出来,就拖着一个不大的行李箱,果然还是他一贯的风格。


齐放走过去问他:“你就带这么一点儿东西?”


王俊凯说:“对啊,怎么了?”


齐放很是无语,尽着地主之谊一般地拉过他的箱子说:“没什么,走,我带你去找住的地方。”


王俊凯又把箱子拿回来:“不用了,我妈把钥匙给我了。说是以前的房子还留着,你送我过去就行。”


齐放问:“地址呢?”


王俊凯从修身西服的内兜里摸出一张纸,上面写着地址。


齐放一边带着王俊凯往自己的车那头走,一边打趣地说:“你也有意思,竟然还要让你妈写详细地址给你。”


王俊凯有些尴尬地笑了笑:“你还不知道我么?”


齐放捶了他肩膀一拳“跟你开玩笑的。”说着便将后备箱打开,王俊凯将行李箱往里面一放,拉开车门坐到了后排。


齐放有点儿想笑:“你可以的,这么一搞,好像我是你的司机。”


王俊凯将手机翻出来看了看,头也不抬:“开车吧司机。”


齐放骂了一声:“操。”老老实实地发车。


一路上车水马龙,王俊凯给国外的亲妈打了个电话,齐放听见他说:“嗯,到了。齐放来接我的,没事儿挺好的。他送我过去。好,你自己注意身体,挂了。”然后当真就挂上了电话。


齐放从后视镜看了看王俊凯,问道:“怎么?这两年你妈还是管你管得紧?去哪儿都要报备?”


王俊凯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,眼睛却飘到了窗户外面去,看着B市车水马龙的也挺繁华,将车窗降下来了一点儿,风吹在脸上,挺舒服的。


前面又等红绿灯,齐放有些烦躁,想点一支烟,又瞥了王俊凯一眼,心想算了。只得找点儿话来聊。


齐放说:“怎么样?还挺熟悉的吧?”


王俊凯一边看着外面的高楼大厦一边回:“也没什么熟悉的。”


于是齐放就笑:“那你回来干嘛来了?寻找失去的自我?”


王俊凯说:“得了吧,谁有空花这时间,只是想回来建设祖国大好河山,为医疗事业出一份力。”


齐放白眼一翻:“我去,第一次听有人这么贱的,还把赚钱说得这么高尚。”


王俊凯将手机拿出来发了一条信息:“行了,请勿与乘客交谈,好好开你的车吧。”


齐放心想你就是回来给我找不痛快的吧,憋着一股气把车飚得风驰电掣的。


 


很快到了王俊凯给的地址,王俊凯把行李箱拿下来,反复对照了几次门牌号才走到门口去敲了敲门,竖着耳朵听了一阵,发现确实没声音,才摸出了钥匙。


齐放觉得这小子怎么这么死脑筋呢?损了两句:“你怎么这么麻烦呢?敢不敢直接用钥匙去验证真理!”


王俊凯说:“你以为我像你啊?万一里面有人,我不就成了闯空门的了?”


齐放又好气又好笑:“能住谁?鬼么?你还是担心里面积了多少灰吧?”


正说着王俊凯已经拧开了门锁,一推门,好嘛,里面全盖着白布,地板的积灰得有半厘米厚。


齐放看不过去了:“我说要不要给你找个保洁公司来打扫?”


王俊凯说:“不用,这儿不就有两个人么?”


齐放眼前一黑,抬头想跑,王俊凯已经将一块布扯下来,随手在行李箱上面:“开始吧,齐少爷。”


齐放心想早知道今天就把你丢机场不管了,一边骂着:“你不抠能死吗?能花得了多少钱?”,一边还是撸起了袖子上去开荒。


两人好不容易打扫干净,齐放觉得自己的鼻子里塞满了灰,好在一个电话就能让水电通起来,他赶紧冲到浴室里去洗了把脸,本来还想冲个澡,结果幸亏反应过来没有换洗衣物,拿手把脸上的水抹了,走到客厅就看见王俊凯在那边整他那个行李箱。


齐放可受不了了,过去一起蹲下说:“你赶紧去把脸洗了手洗了,我帮你弄。”


王俊凯点了点头,起身去浴室,齐放蹲在行李箱面前一件件往外拿东西。


衬衫,衬衫,还是衬衫。


西裤,衬衫,白T,衬衫。


忍不住朝着浴室吼了一句:“你有病啊带这么多衬衫回来?你是不是有恋物癖啊!”


那头只有哗哗的水声,齐放又扭头继续往外拿。


衬衫,咦?这啥?


下面还放了一大坨东西,齐放把它拿出来一层层打开外面的包装,陡然变了脸色。


里面是个花瓶,不大,看起来也不名贵。可就这么被王俊凯包得小心翼翼地藏在一堆衣服下面。


王俊凯出来正好看见齐放拿着花瓶发呆,三两步走过来,把东西从齐放手里接了过去。


齐放表情复杂地看着他说:“你从国外回来,带几件衣服,然后剩下的空间,就为了带这么个破花瓶?你确实是有病吧?”


王俊凯没理他的嘲讽,扯了件衬衣把那花瓶擦了擦,小心翼翼地摆放在桌子上说:“你懂什么,这是宝贝。”


齐放彻底无语了,敢情那些衬衣也是为了塞满行李箱的空档?实际上真的被带回来的只有这么个破瓶子?


王俊凯拿起手机,想了一下又放下:“你去点外卖。”


齐放哀嚎一声,忿忿不平地按了一串号码,对着那头没好气地说:“给我送两人餐过来!对!现在!地址我马上发你!动作快点儿!我快饿死了!”


王俊凯疑惑地看了齐放一眼,瞬间又反应过来:“你们店里的员工,也不能这么被你糟蹋。”


齐放对着他龇牙咧嘴:“少爷今天被奴役了心情不高兴!”


王俊凯没再理他,自顾自地在房里绕起来,还别说……这房子,真大。


 


外卖果然很快就到,齐放往餐桌上一放,招呼王俊凯来吃。


王俊凯尝了一筷子,味道不错,便埋头吃起来。


王俊凯吃个饭话也没两句,齐放特别受不了别人这样。


之前他俩在国外的时候,也是一个人听着一个人嘚吧嘚不停地说。如今回国了,还是这样。


齐放没忍住,夹了一筷子虾仁问王俊凯:“你之后怎么安排啊?”


王俊凯将嘴里的东西咽了:“你吃饭能不能安静点儿?”


齐放得寸进尺地还把筷子往他碗上敲:“我认真的啊!不是关心你呢么?”


王俊凯干巴巴地说:“先到处转转,过两天去事务所报道。”


齐放一愣:“你还真回来做心理医生啊?”


王俊凯瞥他一眼,用眼神一招制敌。


齐放有点儿转不过弯:“那什么……咱能先把自己的心理疾病治好了再治疗别人么?那些病人……他们有什么罪啊?”


王俊凯笑:“我看你也需要咨询一下,按问题收费,一个问题,1000,开始吧。”


齐放马骂了一句“守财奴”,被王俊凯一瞥,赶紧闭嘴。


吃完饭之后有洁癖的王先生把垃圾收拾收拾塞给了齐放:“走的时候顺便把垃圾丢了。”


齐放嚷嚷着:“你就这么对你情如手足的兄弟吗?”


王俊凯说:“路上小心。”然后毫不留情地关上了门。


听着齐放在外面骂骂咧咧:“你这脾气怎么一点儿都没变!我多留一会儿能把你怎么着啊?要不要自我安全意识这么强啊!我是贼吗?”


王俊凯笑了笑,懒得理他,径直去行李箱翻出衣服裤子去了浴室。


 


半年之后,B城多了个非常出色的心理医生,专治疑难杂症。齐放听到这个名号的时候还觉得特别好笑,什么叫疑难杂症啊,说得跟江湖术士一样。


后来也帮过王俊凯的忙,这才知道他和其他心理医生确实不一样,他不喜欢在封闭的医疗室里进行治疗,被他治疗过的病人后来多多少少都有联系,算不上陌生人,但也算不上朋友,医患关系处理得十分完美,齐放对他也多了那么一点儿崇拜。


很快病人便趋之若鹜,王俊凯性子看着冷淡,实际很怪异。他不喜欢忙碌,却做出了这样的成就。在门庭若市的时候又急流勇退,总会给自己留出一些时间来享受生活。


齐放经常找不到王俊凯人,打电话想约出来喝两杯小酒,王俊凯都在江边吹风。


齐放心想这江风有什么好吹的啊?要不要给你买辆自行车沿着江边骑啊?大冬天的,不怕感冒啊?


王俊凯也总是笑得高深莫测,所以齐放得出了一个结论:这心理医生吧,接触了那……么多的患者,多多少少也有点儿精神问题。也就随着他去了。



 


 


评论

热度(2077)